最新网址:https://www.d3shu.com
字:
关灯 护眼
第三中文网 > 女侠且慢 > 第十章 无耻小贼

第十章 无耻小贼

咯吱咯吱——

偏僻巷弄的小院,依旧发出老旧木料不堪重负声响。

夜惊堂把床都快晃散架,绞尽脑汁说着些他都觉得不要脸的骚话。

冷艳女侠依旧咬着下,泪汪汪的眸子盯着夜惊,就是不肯让外人听见不堪入耳的哼唧。

但随着污言秽语和动手动脚的双重摧,她神色明显有了变,脸色滚,呼吸很是不,额头浮现汗珠。

房间,只能听到老床晃动和夜惊堂变着花样的骚话。

但好在夜惊堂演技到,外面的捕,最终还是放下戒,又传来低声言语:

“长得人模狗,嘴还挺花……‘后门别,啥意思?”

“抄后路的高深枪,改天我让你见识一下。没啥听,走吧走吧……”

……

踏踏——

两声翻越围墙的轻响,院落里彻底安静下来。

密闭的房间中。

夜惊堂暗暗松了口,偏头看向窗,仔细侧耳倾听。

女子本来的冰冷脸色早已不,变成了红润白皙透着水,额头挂着汗,桃花美眸晶莹剔透。

整张脸颊有了血,此时看起来更是美的惊心动,就好似受过璀璨后的天宫玉女。

女子望着近在咫尺的俊朗侧,也不知是不是羞愤太久的缘,这时候反而有点‘,不出来,只感觉身上闷,浑身上下的寒毒明明消退大,却比刚才还使不上力,小口喘,眼底透着股精疲力尽的乏力感。

“你……啊~……”

待官差远,女子刚想开口质,就发现小贼的手动了下。

刚才是迫不得已逢场作,尚能解,这次可是真的了!

而且外面没人,女子心理防线没,反倒是叫了一,如泣如诉。

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发出这种‘可,的声,连忙捂住,眼底显出杀,盯着上方的男子:

“你……”

夜惊堂转过头,莫名其妙道:

“不能松开?那我重新握住?”

女人可不是软柿,腰间软剑猝然出,带出一抹寒芒。

夜惊堂反应极,直接跳了出,落在屋子,握住刀柄:

“你想作甚?卸磨杀……过河拆桥?”

女人用软剑指着夜惊,眼神愤慨:

“无耻小贼……”

“女,咱俩谁是,你不清楚?”

夜惊堂看着梨花带,连生气都带着别样美感的脸颊:

“不这,你怎么保证官兵不过来查看你的相貌伤势?明知道大难当,还死倔不肯出,你想急死我不成?”

女人双眸冰,却压不住眼底深处的仿徨无措:

“我知道你是逢场作,但你……你假戏真做!乘人之危……”

夜惊堂反问道:“我假戏真做你都不配,逢场作戏你能配合好?你不是有闺女,不知道这戏怎么演?还是以前办事,也是头一偏、眼睛一,哼都不哼一声?”….

本章未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

女人面对这种‘污言秽,,眼底羞怒更甚:

“你无耻!”

夜惊堂面露不满:“刚才你让我打掩,我冒着风险帮,等官差走了就骂我无耻?你要是临危不乱和我配,我能碰你?”

“……”

女人瞪着夜惊,却也明白他说的是实,银牙紧咬良久,还是慢慢把软剑放了下来:

“看在你仗义相助的份儿,我……我饶你这一次……”

夜惊堂这才满,来到床铺近前:

“你说过教我武,教吧。”

女人抬起眼,满是怒色:

“你如此轻薄于,我不计,你还……”

“轻薄?你以为我乐意?我还没说你占我便宜。”

夜惊堂见对方想赖,不高兴,从床头拿起个小镜,把两人的脸照在其中:

“你自己看,咱俩谁好看?我犯得着为你把身家性命搭上?”

女人可能从没被贬低过美,听见这话明显觉得可笑至,但转眼看向镜子里的倒影:

她刚才饱受摧,发髻散乱、脸上挂着泪,又怒气冲,底子再,此时也不及平日一半惊艳众生。

而旁边的小,剑眉星目器宇轩,从五官到气质都完美到无可挑剔……

在床底下躲了半天的鸟,此时钻出来当裁,站在两人之间左右打量半天,用翅膀指向少妇:

“叽。”

意思还是小西瓜姐姐好看。

夜惊堂发现小蠢鸟拆,顿时无语。

女人看懂了鸟鸟的意,眼底显出闪过一抹淡淡的傲,但这么一打,硬说这俊美小贼贪图她美色占便,也有点底气不足,就冷声道:

推荐阅读: 剑中影之十大剑客 灰烬领主 天唐锦绣 我有一剑 抗战之铁血兵王 龙头 最强小神农 荒村物语 猫界游侠传 替补神使